今年又看霸王别姬

by admin on 2019年6月28日

这次看霸王别姬我好像和以前的感受又不一样了 以前只是觉得张国荣对戏的痴迷
这次我看到更多的东西 他为什么一辈子唱戏唱的那么好 外面换了四个世道
他全然不理会 只顾唱戏 这和做演员一样啊 全身心投入戏里 戏怎么能不好
戏比天大 这才是真正的戏比天大 我感触更大的是巩俐 菊仙这个角色
这个女人聪明 自己给自己赎身 专门来找段小楼 说自己没有后路 还专门叫出门
说给戏园子的大家伙听 她时时刻刻都护着她的男人 这个女人一辈子有情有义
文化大革命真tm害人 她听到段小楼说她和她撇清关系 结束自己的生命
巩俐真的是神级演员 养的小四就是个祸害 但是这就是戏剧冲突 也很现实讽刺
日本人来了 听戏很规矩 中国人没素质

每年的四月一日号,有心人都会记起一个叫做张国荣的名字,而且都会记得那部《霸王别姬》。豆瓣二百五十部最经典电影排行榜上,《霸王别姬》常年名列第三名,第一名是《肖申克的救赎》,第二名是《这个杀手不太冷》。
改编自李碧华小说的《霸王别姬》,电影和书其实有着不一样的结局,书中菊仙自杀,小楼南渡香港,暮年重逢程蝶衣,二人相见,唏嘘不已,往年风月,尽释风里。李碧华的结局,着重了南渡情怀,以为是历史上又一次的离乱离骚,又一次的崖山之后!政治意味已经超过了书里面本身的凄美情怀。现在大家在电影里看到的结局,就是张国荣修改的!张国荣2002年在香港中文大学演讲时说“其实电影这个结局,是我跟张丰毅二人构思出来的,因为我跟他经历了电影前部分的制作跟演绎,都有感在大时代的浪涛中,电影是难以安排霸王渡江南来的。毕竟,文化大革命这部分是很沉重的戏,经历了这段,实无必要好像小说那样再安排他们年老的重逢,这会令戏味淡了。”现在如果演员这样篡夺导演的大权,可能就直接开撕了吧?幸好,那是电影还可以封神的九十年代,幸好,那时候的导演陈凯歌还不是后来拍了《无极》的陈凯歌!(所以我一直不同意《霸王别姬》是陈凯歌的作品,至少不是他一个人的,他父亲在梨园行的人脉,老先生们义无反顾的支持,还有几十位编剧,才是这部电影真正的作者。如果让陈老师一意孤行的拍,说不定就拍成了《无极.霸王别姬》)
《霸王别姬》成就了张国荣,张国荣也演活了程蝶衣,可是时间过去了二十多年,不光是世间再无程蝶衣,而且我们也不愿意再成为那个‘不疯魔,不成活’的程蝶衣了。
身世可怜的小豆子,母亲是妓院的妓女,生身之父是谁都不可得知,母亲把他养到六岁,实在无力养活,于是想送进戏班学艺,可是小豆子天生六指,戏班老板拒不接受,电影里蒋雯丽饰演的母亲一把抱起小豆子,冲进院子,拉下头巾遮住小豆子的眼睛,用碗茬生生的切掉了小豆子的六指。那场戏里,蒋雯丽一次次拉下头巾,小豆子一次次又拉开,最后,怯怯的说:娘,冷,都结冰了。。。。手指被切,人已经呆住,然后就是撕心裂肺的呼喊和歇斯底里的奔跑!这部电影每个人的表演和每个场景都是经典!后来入了戏班,却总想着逃跑,有一次和小赖子逃跑成功,却在街上看到京剧名角的绝代风采,于是自己回到了戏班,被老板毒打,打完了戏班老板给他讲了《霸王别姬》这出戏:楚霸王项羽英雄一世,却在垓下中了汉军的十面埋伏,临到头就剩下一匹马和一个女人还跟着他。霸王让乌骓马逃命,乌骓马不去,让虞姬走人,虞姬不肯。虞姬最后一次为霸王斟酒,最后一回为霸王舞剑,尔后拔剑自刎,从一而终!师傅说,讲这出戏,是为了说明一个唱戏和做人的道理: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听完这句话,“小豆子”泪流满面,狠狠地抽自己耳光,直到满脸鲜血。戏词总是背错,《思凡》里那一句‘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总是背成‘我本是男儿郎’被师兄段小楼用烟袋捅嘴,改过来后,这一辈子就都以为自己就是个女娇娥了。并且爱上了师兄段小楼。长大后取艺名程蝶衣后,终于和师兄段小楼成为一代名伶,尤其是《霸王别姬》誉满京城。段小楼饰演的霸王,程蝶衣饰演的虞姬,尤其出彩,可是段小楼是假霸王,下台后逛窑子喝花酒,没有把戏当成生活,程蝶衣是真虞姬,下了台依然是那个戏里面的虞姬,电影里跟段小楼有这样的台词:
蝶衣:你忘了咱们是怎么唱红的了,不就凭了师傅一句话? 小楼:什么话?
蝶衣:从一而终!(急跑来抓住小楼的胳膊)师哥,我要让你跟我,不对,就让我跟你,好好唱一辈子戏,不行吗?
小楼:这不小半辈子都唱过来了?
蝶衣:(声嘶力竭地)不行!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
小楼听完呆了半晌,然后感叹:“蝶衣,你可真是不疯魔不成活啊!唱戏得疯魔,不假,可要活着也疯魔,在这人世上,在这凡人堆儿里,咱们可怎么活哟。”
可这就是程蝶衣,不疯魔,不成活!
这是我个人最爱的一部电影,已经看了无数遍。每每重看,看到以上场景,都不自禁的泪流满面,我们都喜爱程蝶衣,可是我们今天都活成了段小楼。我们不要疯魔,我们只要现实,以前的张国荣,拍这部戏时没有任何京剧基础,却抓紧时间从头勤学苦练,有时候拍戏间歇,台步手势就舞蹈起来,一位来帮忙的梨园行前辈悄悄问别人:这人学戏多久了?得到的回答是根本没有学过戏,香港演员来的。这位前辈闻之大惊失色,并且由衷的心生敬佩。这就是《霸王别姬》能成为传世之经典的原因之一吧。反观我们现在的电影和电影人,所谓表演,就是支着一张脸,面无表情,摆几个造型,甚至连台词都不说,讲几个数字替代,小鲜肉们到了片场,架子摆足,从来不交流戏码,不沟通导演,到拍戏了,出来走几步,对着镜头亮亮脸,收工回家。这就是我们今天再也拍不出像《霸王别姬》这种电影的原因,因为没有人愿意认真了,没有人愿意投入了,没有人愿意疯魔了!今天的流行语是:认真你就输了。
3月17日,我最爱的这部电影,堪称90年代巅峰之作的《霸王别姬》完整版(171分钟)在韩国再次上映。而在小鲜肉创始国韩国,这部重映版《霸王别姬》的票提前十多天早早就被抢购一空,不能不说是对早已经忘了张国荣是谁,跪舔韩国小鲜肉文化、力推郭敬明韩寒之流烂人烂电影的中国影人影迷来说,是天大的讽刺了。
香港演员张国荣,一代名伶,影视歌三栖明星,有着刚毅与柔美的外表,歌声明亮清澈,表演传神入化,做人干净上进,同性恋,因为感情问题,并且由于压力过大,罹患抑郁症,2003年4月1日于香港东方酒店顶楼纵身一跃,一代明星终成传奇。
365天天天都是小鲜肉,今天,我依然怀念张国荣。怀念这部永远的《霸王别姬》。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你才到碗里去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人间油腻我嫌脏.png

一个生蛀牙的孩子怯生生地告诉父亲:“爸爸,我想吃糖。”——她自己也知道这样的的要求是毫无希望的。正如程蝶衣怯生生的让自己的师哥不要跟青楼女子菊仙在一起,跟青楼妓女无关,跟菊仙也无关,只是跟女人有关。程蝶衣不希望自己的师哥段小楼有女人,换一句话说段小楼不能有其它的女人,尽管程蝶衣在肉体上是个男人,在程蝶衣的意识里自己一直以来都是个“女人”,一个只属于自己师哥段小楼的“女人”。

在陈凯歌导演的那部《霸王别姬》的电影里,戏子程蝶衣装扮的别姬着实唱戏成魔,一生只演别姬的程蝶衣在骨子里都沉浸在一个女人的本色里,因戏生情爱上了师哥段小楼,一个饰演霸王的男人。在戏剧中过分沉浸在饰演的角色后往往忘了走出戏外来,对于旁人来说这是个成功的演员,只有演员身心都被自己的角色附身才能彻底的将角色演到精致,不过戏里戏外一个样注定是场悲剧。

通常大家都会在心里面认为这是个伟大的演员,一个为艺术奉献,热爱唱戏的戏子,从内心里面敬佩起来这样的一个“变态”的戏子。不过回到电影最开始,这变态不仅仅来源于程蝶衣因戏成魔,无可否认在很大程度上出于饰演的角色“别姬”迫害,还有那么不可忽略一个原因:在清朝末期从皇宫出来的太监张公公家里,年幼的程蝶衣穿着别姬的演出服看到他一名女子亲热,这本来对一个小孩来说就有着剧烈冲击的思想风暴,张公公见到秀气年幼穿着别姬演出服的程蝶衣误把他当做女子来看,并上前追逐想要与他亲热一番,这一情节便彻底的让程蝶衣那颗在贫穷苦难的日子里遭受着不可莫名的印象及灾难。很难相信后来的程蝶衣爱上段小楼跟这一情节不无关系,人的性格形成跟先天得来以及成长的生活环境有关外,每天经历的事物堆积起来日积月累对人的性格形成也必然有着不可抹灭的影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