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亡国,天灾抑或人祸?

by admin on 2019年5月18日

督师是文官,披甲倒没什么,一直说什么投笔从戎就违和了,孙传庭堂堂两榜进士,岂是武夫丘八,而大明朝以文驭武,督师眼里又如何看得上这些厮杀汉,杀个贺疯子不算大事,读《东江客问》、《爝火录》,袁督师当初杀文龙连圣旨都没有,更是如杀一狗,这些文臣哪里看得上一介武臣。
明季武人拥兵自重,纷纷投后金,不能不说,和文视武如草芥、武视文如寇讎的文武关系分不开,武人疆场厮杀,结果毫无地位,反以筹画之功为首,自然有祖大寿、孔有德、吴三桂、姜镶、左梦庚纷纷降清,毕竟清以弧矢定天下,王公诸大臣皆弯强善射,军功可以显位,赵良栋禄位哀荣、黄梧叛郑封公,如此优遇,武人不识大义,当然往往剃发降清,削发则奋勇作战,一旦反正则战力大减。
关于文武之争,我想借用神武的一段作结:
欢将出兵拒魏,杜弼请先除内贼。欢问内贼为谁,弼曰:“诸勋贵掠夺百姓者是也。”欢不应,使军士皆张弓注矢,举刀,按槊,夹道罗列,命弼冒出其间,弼战栗流汗。欢乃徐谕之曰:“矢虽注不射,刀虽举不击,槊虽按不刺,尔犹亡魄失胆。诸勋人身犯锋镝,百死一生,虽或贪鄙,所取者大,岂可同之常人也!”弼乃顿首谢不及。

“该征的不能征,该杀的不能杀,投笔从戎十几年,我到底为谁而战,为谁?”这不仅是孙传庭对乡绅强占军田的愤怒指控,更是对大明朝无声的追问。想我为朝廷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到头来却是国破家亡,难道我孙传庭是为这些土豪而战,难道大明朝是这些豪强的江山,那么大明朝这个旗号抵个屁用!

这两个场景看完之后就让人觉得,尽管这片子很多地方可能因为成本问题做的很毛呲。但总体而言,瑕不掩瑜。

至于片中崇祯说什么开封皆我子民,更加违和了,历史上开封大水后,崇祯下令打捞百姓财物,堂堂天子沦作摸金校尉,对掘河淹城的侯洵却轻描淡写终无处分,时人作《汴梁行》讽刺:守臣登陴但垂泣,面若尘土心寒灰。绣衣使者出奇算,中夜决堤使南灌。须臾盈城作鱼鳖,百姓尽死贼亦散。九重闻报空痛心,缙绅万舌缄如喑。明军在北岸,闯贼在南岸,明廷却谣言闯贼掘南堤,难道淹自己么?
事实是,崇祯也就是口头讲点爱民,实际完全是杀民,文官也大多讲点爱民的空话,实际更信奉救国就要杀民,杀光河南百姓便是救国(孙传庭出关后,也是一路屠城,汝州宝丰屠杀一空),所谓解决问题就是解决人,没有人就没有问题。杨阁部词中讲的更好:不作安安饿殍,效尤奋臂螳螂。往来楚蜀肆猖狂,弄兵潢池无状。掷地有声地质问流贼为何不在家安安饿死,偏要反抗,搅乱大局。
很多人痛恨清兴,异族入侵,剃发易服,苞人民,殴牛马,然而明军这末路的数十年除了杀百姓又做了什么别的事么?区别只是开始在崇祯下面杀,后来跟着清廷杀,官军变成绿营,反而是流贼变成了明军,流贼的孽孙反倒挂着大明旗号一直和清军战斗到最后。
虽然如今已经不是阶级史观统治史学的年代,不过完全淡化乃至逆转这种冲突,乃至一切“都怪可恶的流贼”,这就有点过度了,本片把孙传庭塑造得有些违和,关键是因为不敢直视历代文人的真实心态,也就是宋朝的文彦博就公开说出来的“陛下为与士大夫治天下,非与百姓治天下。”孙传庭这些文人的真实心态就是:救大明就要杀中国人,所以明军要比流贼更狠,只有不让有人活下来,才能阻止百姓投贼,特别是明朝一些文臣咬牙切齿的所谓百姓“德贼”,至于崇祯,他保的是国家土地,不是土地上的人民,就是保自己的传家之物而已。
因此,之所以有此违和,乃是将大明想象成了太过光辉美好的事物,仿佛大明是成祖开国之物力伟业、是孝陵玉石、是报恩寺琉璃塔,吉光片羽,熠熠生辉,而明之季世,实际是丑恶腐朽,天下人都仇恨社会,明朝自己的武将一步步帮助敌人坐大,明朝自己的文人在毁灭国家元气,没有了当年三路攻打杨应龙、努尔哈赤的鼎盛国力,更没有戚少保时的堂堂王师,这样的大明其实没什么可留恋的。

自古以来,英雄总是受命于危难之际,但孙传庭却注定是一名孤独的英雄。孙传庭出狱时,一切已经物是人非:当年的战友已陨落沙场;眼前的崇祯请他出山,与其说是信任,不如说是无奈——朝中若有大将,何至于让一个死囚来当明朝最后的救星!“各地守将若听调遣,何至今日”,崇祯不经感叹道。君命不可违抗,孙传庭领着圣旨,奔赴陕地去了。

流贼确实是流贼,李自成张献忠高迎祥这帮流氓,岂止十次被打成光杆司令。但找到一批饥民振臂一呼,又可以为害一方,因为明军不可能杀光民众,而民众,搬起锄头就是流贼。还用不上孙传庭,洪承畴那种大汉奸货色也能把拿锄头作战的农民军打的抱头鼠窜。但就李张早早被杀,估计还会有其他流氓去逼死崇祯。历史的大局无可逆转。

潼关,自古以来是军事重镇,此时的潼关又是何种景象?拥兵自重的山西总兵贺人龙,一方面打着剿匪的名义向朝廷要着银饷;另一方面,纵容士兵烧杀淫掠,致使百姓民不聊生。两位战友多年不见,孙传庭对贺人龙还有着“贺疯子”的亲切,但是“贺疯子”却不知孙传庭带来的是崇祯的催命符。紫荆城内的崇祯对这一切了然于胸,但掌握陕地军政大权孙传庭是否会是另一个贺人龙呢?危在旦夕的大明朝,无论如何不能再多出一个贺人龙了,接下来,便又是一道道来自京城催命符——出关,出关,尽快出关!出不出,进退维谷。兵源匮乏,武器陈旧,粮食欠收,银饷不足,这样的军队能打仗吗?

一则孙传庭一刀杀掉管仓库的小吏,看见那个丧父的女孩。智商普通的2B导演估计会导出孙传庭良心发现安慰女孩的感人场景来烘托其人格的伟大;这部片子里,杀完人,看一眼失怙的女孩,收刀,走人。

“这些是你们给孙传庭的,这些是你们给大明朝的,大明朝如果灭了,你们给我孙传庭有什么用”,在募集粮饷的宴会上,孙传庭不禁怒吼到。世代更替,人心叵测,明朝大势已去,乡绅们或许了然于心。为了维护自己的地位,当前要讨好孙传庭,潼关失守后就要讨好闯王贼,谁会把希望的赌注压在已经奄奄一息的大明朝身上呢?

如果这电影演的是一个普通编剧写的剧本,估计大概内容会是,经过孙传庭一系列励精图治,人心凝聚,大家都铁了心个孙传庭为国尽忠,眼角含着感动的泪水跟着督师出潼关征战,把农民军揍的屁滚尿流。但这部电影是历史写的剧本,孙督师不仅经常一恼火就抽刀杀人,而且,在历尽一系列的励精图治之后,威武出师讨伐流贼,然后就战败死于乱军之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