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劫:中中原人民共和国知识分子的家国情怀

by admin on 2019年5月18日

就冲着王竞导演执导出过《万箭穿心》,这部新作《大明劫》就值得一看。而且,尽管《万箭穿心》与《大明劫》看起来似乎不像同一个导演的作品,风格与时间跨度,都显得有些距离。但细细品味,这恰恰是一位中国知识分子惯常的心理状态,看似对立,实则相关,颇可玩味。

就冲着王竞导演执导出过《万箭穿心》,这部新作《大明劫》就值得一看。而且,尽管《万箭穿心》与《大明劫》看起来似乎不像同一个导演的作品,风格与时间跨度,都显得有些距离。但细细品味,这恰恰是一位中国知识分子惯常的心理状态,看似对立,实则相关,颇可玩味。

 文/公元1874
  
  近年来古装华语片在银幕上屡破下限,既有《关云长》这种让关羽做与刘备老婆的春梦的脑残情节,更多的则是像《夜宴》《十面埋伏》《无极》这类虚构故事,淡化真实历史,然后天马行空到面目全非的架空故事。“你毁了我一个做好人的机会”,导演也毁了观众去花钱看电影的好心情。这种啼笑皆非的台词比比皆是,所以大部分观众对于古装片的忍耐程度已经到了一个极限,使得几乎“谈古色变”,票房也不会太好。
  
  在这样的情形下,抱着没太大的期待看《大明劫》,反而有惊喜。
  
  拍摄《大明劫》的导演王竞之前有《我是植物人》《一年到头》等作品,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去年的《万箭穿心》。这三部瞄准当下社会的现实题材水准各有千秋,但王竞对于社会问题的关注却贯穿其中。所以得知他下一部作品是《大明劫》的时候,我还在想,难道所有导演成名之后都避不开鼓捣古装大片这条路吗?看完《大明劫》后我发现,王竞还是那个王竞,只是这次把故事放到了古代而已。
  
  《大明劫》以明末的动荡社会为故事背景,讲述明朝灭亡前两年,瘟疫遍地,战争连连,各地接二连三的有暴动起义,崇祯所把持的大明江山大厦将倾。被打入大牢的大将孙传庭临危受命,重新带兵打仗,对抗李自成的闯军;而同时在社会底层,行走江湖的游医吴又可想尽办法医治愈来愈严重的瘟疫……
  
  初看这个剧情,导演的用意很明显:他想通过一文一武两个人,去描述明末的风雨飘摇。我首先要对《大明劫》做出肯定的一点,是这部戏很尊重历史。是的,就这么基本的一点基础,很多古装片都未能做到。编剧谢晓东将孙传庭和吴又可两个历史上真实存在的人放到一起,虽然历史上两人并没有什么很深的交情,但故事里的这点艺术加工我却可以表示赞同,因为除了这点,影片对于两人的角色刻画是非常小心翼翼又具有立体层面。
  
  在《大明劫》里,孙传庭并不是什么威武睿智的民族英雄,吴又可也不是顶着道德光环大公无私的医者。孙传庭杀人不眨眼,暴戾易怒;吴又可遇事求自保,走为上策。两人都摆脱了历史书里单一片面的纸片形象,使得角色具有一种复杂的性格刻画。
  
  明朝为何会灭亡?这个话题数百年来被众多历史学家翻来覆去的研究,近年来热门的《明朝那些事儿》里也有着独到的解说。反思明朝的覆灭,总有各种角度去阐释,而作为一部电影,《大明劫》没有堆砌大战场面(实际上整部戏只有10分钟不到的“商业爆米花大场面”),王竞这次描述的重点,是刻画明末的动荡年代里,从皇宫到军营、再到平民社会的众生态。
  
  从崇祯对孙传庭的猜忌,到军营粮仓里以泥沙装袋冒充军粮,再到瘟疫弥漫全城却无医能治,朝廷的腐败,百姓的恐慌,明末的种种乱象,在王竞冷酷而又写实的镜头下娓娓道来。最值得一提的是对李自成闯军的刻画,众所周知,过去因为意识形态的关系,导致所有的农民起义都被定性为“革命”,而革命在中国,是绝对主流正确的价值观;所以,无论是血腥到近乎无耻的黄巢军(此人一边打仗一边写信给朝廷要求给官做,给了就不打了),还是根本利用邪教蛊惑人心的黄巾军(张角的医术以芒硝为万能药,害死不少无钱医病的贫苦百姓),再加上光辉形象的闯王李自成,这些农民起义都是“无产阶级推翻封建主义统治的革命行为”……这么歌颂了几十年,直到近年来,这种荒唐的观念才渐渐有所解除。
  
  在《大明劫》里的闯军,是以反派的形式出现。明末李自成曾经多次被打垮,其闯军的组成也多是各地不成气候的流寇,这拨流氓性质的军队到处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所到之处皆是惨绝人寰。《大明劫》里难能可贵的还原了历史的这一部分真相,使得看过姚雪垠版《李自成》的我,看这部电影不免心生感慨。虽然碍于各种可以理解的原因,李自成的形象并没有在片中出现,但就整体而言,相信看过这部《大明劫》,不熟悉明末历史,仅仅从历史课本上了解的观众,对李自成和其闯军自会有新的认识。
  
  《大明劫》以一种冷峻的眼光,审视着1642年的中国,看《大明劫》很容易让我想起黄仁宇所写的《万历十五年》,前者处处惊心动魄,让观众看着大明王朝的倾覆;而后者则笔笔冷淡平静,让我们知道为何大明的灭亡早已埋下种子。王竞有他的历史责任感,能将艺术处理和真实历史做到这种微妙的平衡,让我们得以在100分钟的时间里去感受一个国家是如何灭亡的过程,从这一点出发,《大明劫》已经值得让人赞许。
  
  孙传庭心怀杀敌报国之心,面对贪官污吏,朝廷昏庸,瘟疫横行,百姓身处水深火热之中却束手无策,只能感叹一句,“积重难返”。这让我想到了前几年《建国大业》里,蒋介石面对根深蒂固,已经无力根除的腐败,无奈地对自己的儿子蒋经国说了一句,“反腐,亡党;不反,则亡国。”《大明劫》里的明末何其相似。导演有隐喻吗?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

导演王竞是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的副教授,这一身份说明了其位标准的学院派,而且属于高级知识分子,其《万箭穿心》表现出来的对于底层民众生态的关注也足以显示他作为一名公共知识分子的情怀。《万箭穿心》展现的是知识分子的底层情怀,对于社会底层人群的观照与刻画,为他们赢得了良好的名声与口碑,尽管那种关照多少透露着一种俯视的视角,并没有完全走进去。但因为即便如此,已属难得,所以大家也就不必苛求。传统知识分子们,左手关照底层民众,一转身之间,右手关注的,往往就是家国大事了。一左一右,恰好是《万箭穿心》与《大明劫》,王竞导演不经意之间成了剖析中国传统文人的情怀的标本,而且因为他所执导的片子在中国都属于冷门,并不甚多,所以解析王竞,也就成了最好的样本。同时,也因为王竞学院派的身份,不同于新一代导演如宁浩等人那般的野蛮生长,也更符合传统知识分子的性格。

导演王竞是北京电影学院摄影系的副教授,这一身份说明了其位标准的学院派,而且属于高级知识分子,其《万箭穿心》表现出来的对于底层民众生态的关注也足以显示他作为一名公共知识分子的情怀。《万箭穿心》展现的是知识分子的底层情怀,对于社会底层人群的观照与刻画,为他们赢得了良好的名声与口碑,尽管那种关照多少透露着一种俯视的视角,并没有完全走进去。但因为即便如此,已属难得,所以大家也就不必苛求。传统知识分子们,左手关照底层民众,一转身之间,右手关注的,往往就是家国大事了。一左一右,恰好是《万箭穿心》与《大明劫》,王竞导演不经意之间成了剖析中国传统文人的情怀的标本,而且因为他所执导的片子在中国都属于冷门,并不甚多,所以解析王竞,也就成了最好的样本。同时,也因为王竞学院派的身份,不同于新一代导演如宁浩等人那般的野蛮生长,也更符合传统知识分子的性格。

《万箭穿心》中武汉小市民李宝莉曲折又让人揪心的生活历程,充分展现了一个知识分子对于生民的悱恻,就如同白居易之于《卖炭翁》、《琵琶行》那种情怀。因为这篇文章主要是谈《大明劫》,那种底层关怀的角度就不再累述,单说说知识分子右手的家国情怀。

《万箭穿心》中武汉小市民李宝莉曲折又让人揪心的生活历程,充分展现了一个知识分子对于生民的悱恻,就如同白居易之于《卖炭翁》、《琵琶行》那种情怀。因为这篇文章主要是谈《大明劫》,那种底层关怀的角度就不再累述,单说说知识分子右手的家国情怀。

《大明劫》的英文名字为“Fall of
Ming”,即明王朝的坠落。暑假大片《惊天危机》讲的则是“White House
Down”,即白宫的坠落。从文题上,两者有所相似,都是讲述一个国家政权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这个国家的民众是如何进行挽救的。《大明劫》与《惊天危机》的对比,恰恰表现出了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对于家国爱与恨的切入的角度,以及表现形式来。

《大明劫》的英文名字为“Fall of
Ming”,即明王朝的坠落。暑假大片《惊天危机》讲的则是“White House
Down”,即白宫的坠落。从文题上,两者有所相似,都是讲述一个国家政权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这个国家的民众是如何进行挽救的。《大明劫》与《惊天危机》的对比,恰恰表现出了中国传统知识分子对于家国爱与恨的切入的角度,以及表现形式来。

《大明劫》中的人物基本上都是历史上实有其人,明末大将孙传庭以及名医吴又可,都是被载入历史的名人。明末自袁崇焕被凌迟之后,举国之内,所剩名将已经不多,尤其是李自成的闯军兴起,能挽国家于不倒的大将,就少之又少。孙传庭恰好就是这样的一个,他与另外一个名将洪承畴曾联手俘杀了闯军战斗力最强的高迎祥部,并一度将李自成军杀的只剩下片甲不留,只剩下18骑跟随李自成落荒而逃。如果不是因为之后的宫廷斗争,李自成应该已经被孙传庭灭了。但孙传庭还是在人生的顶峰被投入了监狱,在孙传庭系狱的三年之中,恰恰是明军对战闯军节节败退之际。闯王李自成在赢得了一系列的战役之后,拥兵数十万,包围了开封,而且这已经是闯王的第二次围攻开封了。直到此时,崇祯帝才再次想起了孙传庭,将其从狱中传出,嗣后即速命孙传庭率禁卫军驰援开封。由于开封防守坚固,加上明援军的到来,李自成在久攻不下的情况下,果断地撤出了开封之围。孙传庭于是改授陕西总督,去镇守潼关。此时,为明王朝崇祯十五年,公元1642年。《大明劫》中的故事也就是发生在孙传庭到任陕西之后的事。

《大明劫》中的人物基本上都是历史上实有其人,明末大将孙传庭以及名医吴又可,都是被载入历史的名人。明末自袁崇焕被凌迟之后,举国之内,所剩名将已经不多,尤其是李自成的闯军兴起,能挽国家于不倒的大将,就少之又少。孙传庭恰好就是这样的一个,他与另外一个名将洪承畴曾联手俘杀了闯军战斗力最强的高迎祥部,并一度将李自成军杀的只剩下片甲不留,只剩下18骑跟随李自成落荒而逃。如果不是因为之后的宫廷斗争,李自成应该已经被孙传庭灭了。但孙传庭还是在人生的顶峰被投入了监狱,在孙传庭系狱的三年之中,恰恰是明军对战闯军节节败退之际。闯王李自成在赢得了一系列的战役之后,拥兵数十万,包围了开封,而且这已经是闯王的第二次围攻开封了。直到此时,崇祯帝才再次想起了孙传庭,将其从狱中传出,嗣后即速命孙传庭率禁卫军驰援开封。由于开封防守坚固,加上明援军的到来,李自成在久攻不下的情况下,果断地撤出了开封之围。孙传庭于是改授陕西总督,去镇守潼关。此时,为明王朝崇祯十五年,公元1642年。《大明劫》中的故事也就是发生在孙传庭到任陕西之后的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